糖糖(*^__^*)...

F2.8:

Two bleeding hearts

-- 院子里的春天 2015

宇华在苏格兰:

我所拍过的背影(十图)


我本以为孤独没什么。 

很奇怪,在陌生的地儿碰到陌生的人,仿佛更容易地卸下心防,因其对我的过往一无所知,亦非参与我的未来,不过就是走过那么一小段路,侃些小事,借个肩膀靠上一小会儿。或许,也不会被记得,但确凿在这些微妙的小时刻,我们都剥开了彼此的儒弱。

在佛罗伦萨呆的那段时间,我每晚都跑去老桥坐坐。看雨后的晚霞将整座古老的佛罗伦萨浸染成迷人的金色,看尘埃荡涤,看脚下阿诺河汩汩地流淌。看恋人们相拥,亲吻。 

为什么一个人要跑这么远?无非是冠冕堂皇地给自己带上一顶“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要好好地看看它”的帽子,亦或是坚信了被无数次转发的那句“说走就走的旅行”。并没有。对于我来说,是逃离。想尽办法在混沌的日子里找个出口透透气,即使回忆上逃不掉,好歹也可以离开那个一成不变的枯燥生活一小阵子。 

《Eat Pray Love》里面,茱莉雅•罗伯茨在她低谷时毅然买了三张机票,去重新上路。三年前我一个人来到了英国生活,此后的每个夏天我都拼命赚钱送自己几张机票。我知道,于我而言,丈量与纪录生命的方式,就是启程。 

而如同万年不变的残垣,川流不息的河流,绵延不断的山丘;如同一切的美好,孤独,也是一样地辽阔与恒久。 


微博

Instagram kelexlau】

Facebook页面】 



架子·LoFoTo:

时间从未承诺赐予我们永恒,只是给了生与死,以及生死之间的短暂时光。我们却在这短暂中想要得到更多,去呈现生命的精彩。

2013留下些什么?我无法全部牢记,但这万分之0.13中绝对浓缩了那些值得去爱的时光。

1080p下载:

架子的星愿★2013 http://t.cn/8F1CVFf

架子的星愿★2012 http://t.cn/8FROTKC

我的咖啡之旅(一)

mola很懒:

前段时间有个很火的请客喝咖啡活动,应该是始于facebook上一个小伙子的创意。他觉得我们现代人的生活几乎完全被社交网络绑架了,可以在facebook或者twitter上列出几百个朋友却好几年没在实际生活面对面过。于是本着删掉一个朋友不如请他出来喝杯咖啡的想法,他开始去找这些伙伴们谈天说地,用最原始的交友方式重新认识一遍。我很赏识这个做法,也佩服小伙子能约到朋友的能力,就想自己也尝试看看到底能挖几个朋友出来。把上海作为试水的一站,无疑是距离杭州近朋友又多,可以一口气完成好几波的咖啡之邀。


今天,2014年11月19日13点27分,我乘坐K538次列车真正开始了这次行动,换个活泼点儿的词吧,咖啡之旅。并且你没有看错,这班列车是K字头的,既不是D也不是G,这就意味着这是趟“快车”,说来也是讽刺,早年的快车在当下是最慢的一班列车。谁让我现在多的是时间少的是金钱呢,我不介意花2个多小时去上海但是很在乎70多块的高铁票,相比之下快车的硬座,还是带空调的硬座哦,才24.5元,相比之下还是很划算的吧。







检票进站还是一如动车高铁的常规现代化,看到列车的时候还是不禁默默的内心OS了一下,我还真当是绿皮火车呢,这明明是红白皮的呀,也对,人家好歹是快车,比起绿皮也是要高档些的。这趟列车从南宁始发,终点就是上海南,因此我上车的时候已经有好多旅客已经“占据一席之地”,尽管如此我从上车到入座还算顺利,只是跟已经坐在我位置上的人小小沟通了下,完全没有前同事说的那般可怕。


之前的同事听说我买的是快车后,可是危言耸听地告诉我,“别看你买的是硬座票,你根本就没办法挪到你的座位,过道上会挤满旅客和他们的行李,当年我从杭州回绍兴的时候可是站了一路呢。”


“呵呵,你当时是春运高峰吧。”我也是很不屑地识破她的夸张。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你还好意思反问我?


“朋友,这年头坐快车的不多了,还是这种近距离的。要么是一群屌丝要么是一群文艺青年,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人类大迁徙买不到票了呗。”我拍拍她的肩膀回应道。想我也是走南闯北,这点常识和心理素质还是有的嘛。


尽管如此,这个有陈旧年代感的列车还是有很多不便。比如相邻的座位没有扶手相隔,这直接就导致了座位大小的分配不均,尤其是当你的邻座还有大包小包的情况下,总不好意思跟小学生一样来句,同学你过三八线了,挪过去点行不。在加上隔壁的阿姨一上来就热情得跟我聊天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就默默地把书包放到了地上。其实看看周围的旅客也觉得自己矫情了,谁不是把行李就地一扔的呀。


阿姨跟我聊了新东站的建设又说老城站也得改造改造了,不过成本也大,那边就剩下些长途的火车停靠了。又很投缘的发现我俩在杭州住得还挺近,只隔了两条马路。阿姨是去上海看儿子的,打算搬过去跟儿子一起住,但自个儿呢又觉得杭州人少清静些适合养老,年纪大了两头奔波也挺不方便的。她又问我去上海是上学呢还是出差,我犹豫了下还是觉得这是个选择题不方便答成主观题,就说出差呀。“哦,你看着挺小的呢,以为你还在读书。”最喜闻乐见的事,就是被别人夸年轻。“那你们出差有报销的吧,怎么不坐高铁呢?”好吧,阿姨你知道的太多了,这是逼我要简答题了吧。“我就去上海玩玩啦。”我这现状是挺难向别人解释自己到底是干嘛的,应该听朋友建议去印个个人名片吧。


列车到上海南站的途中停了两处,海宁和嘉兴。在海宁停靠时,睡了一觉醒来还在海宁。阿姨困惑地问“这是要晚点了吧,还是出什么事儿了,怎么广播也不通知个情况。”这会儿我才注意到,好像至今还没听到列车有广播呢,也是因为周围人一直在交谈,并且列车行驶过程的噪音比较大,根本不会在意有没有广播的存在吧。虽然列车在海宁停靠了足足有30分钟,我依然执着地相信这就是常规经停,还安慰阿姨这是正常的,要让别的列车先过吧。直到过了嘉兴,终于官方给了广播提示,列车就是要晚点了,说好的3点半到达推迟到了4点。其他倒是无所谓,我就怕遇上晚高峰挤地铁不好受。


快到站的时候,阿姨说她坐3号线问我坐几号线,我说不知道等我查查。我想她一定认为我这人特别不靠谱又迷糊,要不然怎么会直到下了火车还好心的问我句,这会儿知道坐几号线了吧。我觉得阿姨挺热心的,要是我再回答不知道她一定要尽地主之谊,领我去目的地了。



Yakulet-chihato:

拍完这组片子我就被校保卫处的叫住盘问了。

引发了一系列不开心的事端。